【Eye of the world 】主线二 · 插曲 落篱白X鹤丸国永

感觉自己垃圾话真多
算了算了久违的主线
终于码完了【泪流满面】






“各位溯行军注意:解放区B区沦陷……”机械女声不断地重复着最糟糕的一条战况,落篱不耐烦地掏了陶自己的耳朵,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中红豆馅的铜锣烧……“哦依稀!”鹤丸表示对自己主上冒出的粉红色小花很无奈,“主上……那个,B区……”在声音响起的第201遍,鹤丸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唔……介个唔不想向……”专注于手上咬了一口的铜锣烧,落篱口齿不清地小声哼哼。“那么如果清川大人把你的铜锣烧收走了我可是不帮你藏的哦。”抱臂望向天花板,鹤丸装作一脸无奈╮(╯▽╰)╭,余光瞥见自家主上瞬间皱起的小脸,瞬间破了功,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放到落篱头上,“啊啦啦,被我吓到了吗?”看着嘟着的小嘴,忍不住笑出了声,“好啦好啦,主上有时候也要好好考虑任务啊……”
“走吧,B区。”未吃完的铜锣烧留在了和居的榻榻米上,“回来再吃,活着回来。”
“是。”站起的白色神灵,有金光从眸中溢出。
……………………………………………………
沦陷 B区 外围
落篱是第二批到达的溯行军,天色近暮,给溯行军的勘察和行进造成了不小的障碍,“不知道和姬她们进行地怎么样了,这边真的是感受不到一丝变异兽的气息啊……”把军装换成夜行衣的落篱撩了撩刘海,让热量散出去一点,战场的硝烟啊……还是那么令人窒息。
“主上,您晚上要出去?”忽然听到背后温柔的男声,一点点回过身,“是的哟~鹤球球~”对上付丧神明显带着担忧的眼神,声调莫名变得油腔滑调,虽然平时的鹤丸爱搞搞恶作剧,但落篱知道,他认真的时候一直都是非常靠谱的,比如说考虑任务的时候,比如说作战的时候,比如说……担心自己的时候。
“可是,主上,你知道我不能在黑夜作战。”鹤丸纠结着,要不要阻止落篱,没有付丧神的助力,光靠溯行军的一己之力,要对抗变异兽和不知何时会出现的时间使是难上加难。“我知道,”依然整理着自己的武器,刘海给白皙的小脸投下一片阴影,“姥爷,我,非去不可。”握着鹤丸本体的手紧了紧,“人类是丑恶的,但他们所拥有的那些情感,却是无比美好的。在我曾经的十六个年头中,我没有体会到过,我可以不理解,但是,第十七年,我遇见了你。”松开手,灰白色的瞳再次对上那双好看的金眸,“所以,我必须要去。”
鹤丸金色的瞳孔赫然收缩,“谨遵主命。”
……………………………………………………
夜色已至,墨色天空上的那轮新月,是血红的。
四周有低低的兽吟,似游魂一般,伸出尖利的爪子,向孤身一人在废墟上飞跃前进的落篱伸去。
鹤丸的本体在一瞬间出鞘,银光闪过,有红黑色液体飞溅开来,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今夜的死亡,也是如此地美丽啊。
似乎是被血液的味道吸引了,四周灵力的波动似乎越来越多了,不同的灵力之间夹杂着低声兽吟——杂乱,令人心烦。
“啧,还挺多的,不下百只吧。”手中的太刀发出嗡鸣,是鹤丸在叫嚣,他不想自己去冒险,紧紧握着刀柄,关节发白,目光却柔和,“相信我。”抬头,灰白色的瞳孔是肃杀的寒意,甩掉刀刃上残留的血液,向一座废墟上的蛇形变异兽跑去。
猩红的兽眼缓缓眯起,迅速抬起身躯,迎接落篱的攻击。落篱高高跃起
在空中划过,黑色的身影在月光下划出一条细线,“去吧,冰雪哟!”灰蓝色的妖力划向吐着红色蛇信的异兽,打在它的头上,迅速结冰,速度极快的蛇形异兽硬生生被压抑住,乘着这几秒的空隙,落篱在空中回身,挥刀斩下,很好,七寸。
落篱轻巧落地,巨兽应声而倒,受了刺激的兽群一哄而上,一头狼形异兽冲在最前面,“要上了!”太刀的光影和妖力的光芒相互交错,所到之处,皆为血海。
……………………………………………………
“呼……呼……”看着渐渐减少的异兽和缓缓亮起的天色,落篱握住太刀的手紧了紧,“最后一波,干完回营。”又一次冲锋,高高跃起,将异兽斩决于刀刃下。
“终于……结束了。”脱力地跪倒在被染成暗红色的地面上,浴血的黑燕。
晨光熹微,鹤丸国永终于得以以付丧神的形态出现,轻轻把落篱抱起,迅速向溯行军的营地前进着。
“主上,您消耗太多了。”看着怀里苍白的人儿,鹤丸皱皱眉,暗骂自己的缺陷,手又收紧了几分。
“白天,就交给你了,好好战斗。”落篱感觉到鹤丸的自责,于是给了他自己的信任来驱散。
“是。”
白天和黑夜,第一次,如此美好地交合在一起。
如日光般纯白的神,带走了从暗夜里挣扎而出的黑燕。
如噩梦般纯黑的燕,抓紧了从光明中化身而出的神。

评论(1)
Top

© 无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