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嗔__今天要做一个嘉吹

七创社:

为了庆祝《凹凸世界》第二季火热开播!

官方WB“七创社”在进行转发抽奖哦!

抽5人,奖品是主角组立牌一套!

去过漫展的小伙伴们都知道这套立牌有多么美!

大家踊跃参加吧!


同人文的真相

诶嘿莫名觉得自己还算不上文手emmmmm

南柯一梦:

祁风铃羽……铃铛牌羽毛毛,品质保证!:



二十四桥明月夜:







第,第四条……真相了……




洛桃:







鼓掌👏👏👏👏👏👏

  



  


债多不压身:

  








   






看第四条(你懂我意思吧.jpg

   



   



   



   


琥珀_易燃易爆炸:

   



   



   








    



    



    






纸箱☆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是的 请善待文手 谢谢…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Eye of the world】主线2-4 逃离时间 鹤丸X落篱

●所以为什么昨晚我码着睡着了
●话说打戏真的是不能写啊
●我说大佬你把我闺女往死里打啊
●算了算了我们五五开【无奈】




嘶——真是难办了呢,这次的对手。跟同样的人对战,还是落篱这辈子第一次,不得不说有点兴奋。

果然杀手这个职业相较于现代兵械落后了吗……

面前少年手中的枪口冒着青烟,好险,打中脸那可是毁容啊,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啊,雪女的脸可是很贵的啊……

手里捏着咒术,雪球凭空而来,带着强劲的力道向少年飞去,随着它一同上前的,还有雪白的神明。

刀刃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这边才刚刚开始,那边早已如火如荼。

啊——果然,毕竟二者都是太刀,谁想要占上风都是不容易的事情。忠心……吗?你我都一样啊。在心里苦笑,三日月的动作又凌厉几分。鹤丸金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戏谑,连续地攻击,似乎是拿出了自己所有的机动,如仙鹤一般在战场上翩翩起舞。

你我都一样,忠心这个东西……怕是见到他的第一眼就不存在了吧……咬紧牙关发狠一斩,鹤丸的虎口震得发麻,二者皆退后几步。

没有片刻停顿,举起刀刃再次向对方冲去。

啧。果然使用妖力会使速度弱化吗……落篱不断向少年透射一个又一个雪球,雪球里裹着小型暗器,有些正中红心,有些则被险险躲过,二者的距离越来越近。

被近身了,丧失主动权。不过,敢近身雪女,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周身的寒气,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得了的。“唔!”橘理一脚踢到落篱腰腹,条件反射地一弯腰,向着左胸飞来的子弹射到了小臂上,硬生生被金属贯穿的感觉真不好受啊。

右手飞快握成拳,向橘理打去,职业杀手的力道也不是吃素的,“呲嚓”,骨骼摩擦的声音。

落篱感觉自己被面前的少年狠狠一拽,向他怀里落去,她清楚地看到那把短刀泛着寒光。

躲不开。

皱眉,抗下贯穿腰侧的一击,血肉被撕裂的痛楚啊。反手从夜行衣的袖口弹出一把短刃,“职业选手吗……”落篱眯了眯眼,抬手就往对方左臂割去。橘理反应极快,抬腿就用膝盖把落篱推出去,相应的,匕首在他的左臂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看来把他惹怒了呢。

跌坐在地上,原本堆满废墟的地上早已结满了冰霜,落篱打算再次捏动咒术的动作被橘理的最后一枪打断,心里狠狠地咒骂了一声,血流之处,生长出血红的冰晶,似保护一般,把少女围在中间。

少年向少女走去,如果忽略二人身上的血迹和人手一把的短刃的话,还真是一个唯美的画面啊。

“橘理,你会活着出去吗?”落篱抬头,少年水晶一般的眼里带着笑意。“我会的,不过你就不一定了。”橘理捡起短刀,蹲下身,把刀狠狠扎入落篱肩膀,“下次见面,我一定会杀了你。”

他的腿被冰凌刺穿,鲜血汩汩流出,刚落地又变成冰晶生长起来。

那我还真的不想见到你了啊,橘理。看着走远的少年,落篱眼里是肃杀的寒意,忽而嘴角向上勾起,颂念法诀,“呼啸吧,冰晶。”原本生长在地上的血色冰凌纷纷挣脱束缚飞起,向后蓄力。

“白!”落篱最后听见的,就是自家付丧神焦急的声音,傻瓜,不要分心啊,你的对手,可是天下五剑之一啊。

好痛……好冷……我是不是……要死了……

强撑着睁开眼,鹤丸金色的眸子里满是焦急,身边的景色似倒带一般向后退去。

后方是低声的兽吟,落篱皱眉,如此不妙的境地啊。

抬手,咒术在心中默念,“去吧,冰雪哟!”暴风雪让异兽迷失了方向,“白!!!你……”“嘘……不要说话,这是我能做到的全部了……跑吧鹤球,尽你所能……我想睡了……”
“白!不要睡!马上就到C区了!”

雪女的孩子,缓缓闭了她那双灰白色的眼,最后的法术,算作给你的礼物吧,橘理。

夜安,这个世界。

——TBC——
写完了都想自己把自己打一顿系列
我到底在写什么啊

【Eye of the world】逃离时间 鹤丸X落篱 主线2-3

●嘉德罗斯居然已经玩着手机睡着了
●好吧那我也睡了
●联文




落篱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母亲。

雪白的长发随风而散,海蓝色的纱衣,水蓝色的发饰,雪白的睫毛遮住了眸子,鲜红的薄唇轻抿,纤纤玉足踩在雪原上,脚踝处一串金色铃铛。

“母亲……”似梦呓一般,落篱眼睁睁看着女子被漫天风雪抹去身影。

啧,跑得这么快吗……时间使。看着渐渐远去的三日月,鹤丸把落篱死死护在怀里,看来,这些异兽,更感兴趣的果然还是她的妖力啊……得甩掉才行呢。

鹤丸腾空,跃出异兽的包围圈,向远处跑去。

……………………………………………………

倏然惊醒,面前是鹤丸焦急的脸。

看来是甩开了异兽,“噗咳咳咳……”啧,真是……不堪一击啊落篱白,咒术的反噬就能把你伤成这样。

咬咬牙,“追。”下达命令,感觉到鹤丸的片刻迟疑,伸手抚上他的脸,落篱笑了,“我没事,反噬而已。”还是不放心的样子呢,落篱暗自叹了口气,挣扎出鹤丸的怀抱,“我飞给你看。”说着脚尖轻点,跃上三米高的废墟,“走吧。”

窝在自家付丧神怀里,向橘理逃跑的方向追去。

……………………………………………………

“主上,怎么处置橘理?”鹤丸金色的眸子难得有一次对他人表现出憎恨,皱着眉,加快了速度。“鹤丸,不必。”落篱直直地盯着鹤丸恨意满满的瞳,“捉不到的,不必拼命。”橘理会用出这招,想必早已预料到最差的结果,有备而来的家伙啊……真是让人不爽啊。但她更不想两败俱伤之后,让因为灵力波动而来的异兽占了便宜。

“啊还有,”落篱笑眯眯地对上鹤丸疑问的眼睛,缓缓开口,“以后,鹤球叫我白就好了。”

“……恭敬不如从命。”眼角弯弯,鹤丸轻快地应下这个称呼。

……………………………………………………

“酒也不缺,”落篱笑了,“只要橘理大人愿意跟妾身走这一趟,落篱家的典藏美酒,定为您献上。”好久没开官腔了,好麻烦。

“甚好,甚好……”三日月眼中的新月又锐利几分,“可是啊……小理跟我还不准备就这样去送死呢。”

“开战。”双方几乎同时动手。

四周,隐隐有异兽的悲鸣。

——TBC——

【我在写什么东西,发展方向好迷啊WDM】

少天生快
爱你❤
最后……那个……QAQ图是微博找的不知道原作是谁
各位小仙女知道的可以跟我说一下嘛
致歉


p1原图 p2手绘临摹

【Eye of the world】主线2-2 逃离时间 鹤丸X落篱

●嘉德罗斯大人是我的!!!
●正宫申明:拒绝一切反对意见
●文笔渣,联文,小心食用




“啊……原来如此……难怪鞠理会这么容易就出局……原来……原来……”在倒下的一瞬间,落篱这样想着,灰白色瞳孔在盯着少年倒下的同时,渐渐失焦。

……

落篱感觉自己找到了打开鹤丸国永的正确方式,为什么鹤丸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会这么多话呢?emmmmm……果然还是应该让他跟别的付丧神多呆在一起吧,虽然他跟自己待在一起的时候话也不少就是了。听着身后三人的聊天内容,落篱的脚步也轻快了不少,在战场上,这样的时光可是少之又少呢,唯一让她感觉有点不满足的就是现在身上没有什么甜食来消磨时间罢了,毕竟溯行军一众奉行的宗旨一直都是消极怠工啊(bushi)。

微微偏头,视线扫过依然在聊天的三人,看见橘理在听见鞠理被判定为卧底之后的惊讶,抿了抿嘴角——不安的感觉还是如此强烈,是自己想多了吧。

步伐依旧没有片刻停留,直直向前走着,目光扫过四周的每一处废墟。啊呀,被调侃了吗?听着渐渐走近的脚步声,落篱眯眯眼,思想有一瞬间的小差。

“回来。”她只听在自己身后的少年这样说着,被拉着手腕往后一带,身侧传来一声枪响,异兽来袭。

鹤丸和三日月拔刀向它冲去,少年好像在嘀咕什么,落篱看着他的动作就知道了,迅速移开视线,目光投向正在战斗的两个付丧神。

找准时机,伸手:“去吧,冰雪哟!”嗯,这次也没有失手,异兽被冻在原地,离它最近的鹤丸一跃而起,将太刀没入心脏。

啊……还有好多的样子,麻烦哦,不过有三日月和鹤丸就应该不是问题了,落篱索性跟少年一起观起战来。就在此时,塑料包装纸的声音传入落篱的耳朵,不经意间向那边望去,啊……棒棒糖啊……maya棒棒糖!!!落篱感觉自己的大脑在不断发出吃的信号,可是那是别人的,还是男生的,良好的家教告诉落篱:要冷静!!!……可是,那是棒棒糖诶,落篱吞了吞口水,眼睛直直地看着橘理。

不得不说,吃货的心思是真的非常好懂,橘理愣了愣,又掏出一块给她,落篱如获珍宝,“谢……谢。”把糖放进嘴里,说不出的满足感。

……

休息时间。

落篱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少年不仅好看,也有与之匹配的脑子,战况分析,阵型选择,有条不紊,而且没有出错。“请给我来一打这样的鹤丸。”等等跑题了。

“嘶——”战况不利,二人都沉思着。“来了。”落篱作为杀手的听力告诉她,一批异兽正在接近,她没有出声提醒,大家都是聪明人。
起身,咒术念到一半,突然的眩晕感让法术硬生生停止,触动反噬。

听到鹤丸惊慌的叫声,落篱陷入黑暗。

什么啊……被暗算了……吗?

不愧是梧叶萧萧……看来……控制我消耗很大啊……

橘理时间使。

—tbc—

【Eye of the world 】逃离时间 鹤丸X落篱(主线2-1)

●怼出鞠理千驹
●严肃的连文
@君思我兮不得闲 



“我们之间……出现了一个叛徒。”清川北的声音划破溯行军之间安静的空气,落篱手上剥糖纸的手微微一顿,旋即流畅地继续下去,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每个人心中都有了答案。

…………

“那么,白,你觉得会是谁?”不知道是谁抛过来的问题,顺着声音寻去,也找不出那人。

抿住嘴唇,皱皱眉,站起,目光一个个扫过在座的溯行军们,最后在鞠理的脸上久久停留,眯了眯眼,“我认为,是鞠理千驹。”金发的女人不为所动,嘴角还有隐隐笑意,落篱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判断是不是出了错。

“那么,各位,说出理由吧。”

辩论仍继续着,鞠理被判定为卧底已是必然,落篱灰白色的瞳孔紧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而当事人依优哉游哉,“金色死神”果然名不虚传,沉着冷静非常人可比,难怪一直担任的都是溯行军里的高阶职务。

落篱向四周环顾,那个唯一的男性溯行军,又缺席了,啧,不好的预感呢,糖都变味了。

不出意外,果然是鞠理被挑出,不等宣布结果,金发的女人就走出大厅,留给在座的众人潇洒的背影。

是不是有点太过于理所当然了……落篱这样问自己,最终还是甩甩头,把这个想法抛到脑后。

会议终于结束,落篱的步伐略显焦虑,第一次有这种不确定的感觉,甚是急躁。

站在门外的鹤丸快步跟上,落篱的木屐在光滑的大理石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气得她想把鞋子甩出去,鹤丸加快脚步,伸出手,一下把自家主上捞进怀里,带着笑意的金色眸子对上错愕的灰白色瞳,更加快地向出口走去。

……………………………………………………

依然是古色古香的和居,明媚的阳光,满园青葱树木。

是夏,没有风,屋檐下的风铃静静垂着,没有一点声音。

“主上,这次去B区是小队式。”付丧神手里是一沓政府文件,以及提前找好的搭档资料。

仔细看过,仰面躺倒在榻榻米上,棒棒糖棍子直指横梁,“橘理……吗?”皱皱眉,“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应该不会有事,这样想着,落篱坐到鹤丸怀里,把头埋在他胸前,闭上眼睛,全身都被鹤丸清新的气味环绕,说不出的舒心。

鹤丸轻轻撩起落篱的长发,放任她在自己的怀中睡去,夏天的白昼,很长。

……………………………………………………

看到向自己走来的男子,落篱起身,看着对方抬起头后与自己相对的宛如紫色水晶的眸子,落篱鞠躬,“很高兴这次可以跟您一起执行任务,我是落篱白,你的搭档。”脸上依然没有一点表情,语气没有一丝温度,淡淡移开视线。

希望,我们的任务,能够圆满完成,没有意外。
—tbc—

【Eye of the world 】主线二 · 插曲 落篱白X鹤丸国永

感觉自己垃圾话真多
算了算了久违的主线
终于码完了【泪流满面】






“各位溯行军注意:解放区B区沦陷……”机械女声不断地重复着最糟糕的一条战况,落篱不耐烦地掏了陶自己的耳朵,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中红豆馅的铜锣烧……“哦依稀!”鹤丸表示对自己主上冒出的粉红色小花很无奈,“主上……那个,B区……”在声音响起的第201遍,鹤丸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唔……介个唔不想向……”专注于手上咬了一口的铜锣烧,落篱口齿不清地小声哼哼。“那么如果清川大人把你的铜锣烧收走了我可是不帮你藏的哦。”抱臂望向天花板,鹤丸装作一脸无奈╮(╯▽╰)╭,余光瞥见自家主上瞬间皱起的小脸,瞬间破了功,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放到落篱头上,“啊啦啦,被我吓到了吗?”看着嘟着的小嘴,忍不住笑出了声,“好啦好啦,主上有时候也要好好考虑任务啊……”
“走吧,B区。”未吃完的铜锣烧留在了和居的榻榻米上,“回来再吃,活着回来。”
“是。”站起的白色神灵,有金光从眸中溢出。
……………………………………………………
沦陷 B区 外围
落篱是第二批到达的溯行军,天色近暮,给溯行军的勘察和行进造成了不小的障碍,“不知道和姬她们进行地怎么样了,这边真的是感受不到一丝变异兽的气息啊……”把军装换成夜行衣的落篱撩了撩刘海,让热量散出去一点,战场的硝烟啊……还是那么令人窒息。
“主上,您晚上要出去?”忽然听到背后温柔的男声,一点点回过身,“是的哟~鹤球球~”对上付丧神明显带着担忧的眼神,声调莫名变得油腔滑调,虽然平时的鹤丸爱搞搞恶作剧,但落篱知道,他认真的时候一直都是非常靠谱的,比如说考虑任务的时候,比如说作战的时候,比如说……担心自己的时候。
“可是,主上,你知道我不能在黑夜作战。”鹤丸纠结着,要不要阻止落篱,没有付丧神的助力,光靠溯行军的一己之力,要对抗变异兽和不知何时会出现的时间使是难上加难。“我知道,”依然整理着自己的武器,刘海给白皙的小脸投下一片阴影,“姥爷,我,非去不可。”握着鹤丸本体的手紧了紧,“人类是丑恶的,但他们所拥有的那些情感,却是无比美好的。在我曾经的十六个年头中,我没有体会到过,我可以不理解,但是,第十七年,我遇见了你。”松开手,灰白色的瞳再次对上那双好看的金眸,“所以,我必须要去。”
鹤丸金色的瞳孔赫然收缩,“谨遵主命。”
……………………………………………………
夜色已至,墨色天空上的那轮新月,是血红的。
四周有低低的兽吟,似游魂一般,伸出尖利的爪子,向孤身一人在废墟上飞跃前进的落篱伸去。
鹤丸的本体在一瞬间出鞘,银光闪过,有红黑色液体飞溅开来,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今夜的死亡,也是如此地美丽啊。
似乎是被血液的味道吸引了,四周灵力的波动似乎越来越多了,不同的灵力之间夹杂着低声兽吟——杂乱,令人心烦。
“啧,还挺多的,不下百只吧。”手中的太刀发出嗡鸣,是鹤丸在叫嚣,他不想自己去冒险,紧紧握着刀柄,关节发白,目光却柔和,“相信我。”抬头,灰白色的瞳孔是肃杀的寒意,甩掉刀刃上残留的血液,向一座废墟上的蛇形变异兽跑去。
猩红的兽眼缓缓眯起,迅速抬起身躯,迎接落篱的攻击。落篱高高跃起
在空中划过,黑色的身影在月光下划出一条细线,“去吧,冰雪哟!”灰蓝色的妖力划向吐着红色蛇信的异兽,打在它的头上,迅速结冰,速度极快的蛇形异兽硬生生被压抑住,乘着这几秒的空隙,落篱在空中回身,挥刀斩下,很好,七寸。
落篱轻巧落地,巨兽应声而倒,受了刺激的兽群一哄而上,一头狼形异兽冲在最前面,“要上了!”太刀的光影和妖力的光芒相互交错,所到之处,皆为血海。
……………………………………………………
“呼……呼……”看着渐渐减少的异兽和缓缓亮起的天色,落篱握住太刀的手紧了紧,“最后一波,干完回营。”又一次冲锋,高高跃起,将异兽斩决于刀刃下。
“终于……结束了。”脱力地跪倒在被染成暗红色的地面上,浴血的黑燕。
晨光熹微,鹤丸国永终于得以以付丧神的形态出现,轻轻把落篱抱起,迅速向溯行军的营地前进着。
“主上,您消耗太多了。”看着怀里苍白的人儿,鹤丸皱皱眉,暗骂自己的缺陷,手又收紧了几分。
“白天,就交给你了,好好战斗。”落篱感觉到鹤丸的自责,于是给了他自己的信任来驱散。
“是。”
白天和黑夜,第一次,如此美好地交合在一起。
如日光般纯白的神,带走了从暗夜里挣扎而出的黑燕。
如噩梦般纯黑的燕,抓紧了从光明中化身而出的神。

【Eye of the world】鹤丸国永×女婶 主线•一

讲真考了五百多名的我已经是条咸鱼了
文笔退步了啊啊啊啊啊啊





会议结束,落篱还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双手环胸,眼镜似乎穿过会议室的墙壁看向了更远的地方,嘴角似乎带着笑意,不过,嚼泡泡糖的动作倒是一点都没慢下来。鹤丸静静地靠在她的椅背上,两人隔着椅背靠着,都是若有所思。

鹤丸任凭思绪在整个大脑里飘飘荡荡,就在他考虑今天晚饭该吃什么的时候,坐在椅子上的落篱突然叫了他一声:“鹤丸。”他转头,面前是自家主上的鼓鼓囊囊的小脸……啊,不对,是一个鼓鼓囊囊的泡泡。“啪!”炸掉了。“主上,有何吩咐?”鹤丸感觉有点不对劲,毕竟落篱这次居然叫了名字却没叫昵称,看来情况不乐观。“额……其实我只是想让你看看这个泡泡啦……”落篱小声,“好了鹤丸我们走。”言罢,迅速起身,干净利落的背影消失在会议室敞开的大门外。

“等一下……主上,为什么要跑啊!”刚出门,落篱就一把拉住付丧神的手开始狂奔,看着自己迅速提升的机动值,鹤丸感觉自家主上一定是疯了。“我忘了今天巧克力优惠啊啊啊啊啊……”落篱头也不回,将鹤丸的手抓得更紧,一人一刀跑过,留下滚滚烟尘。

----------------------------------------------------------------------------------------------------------------------------------------------------------------------------

城外

“哈啊……哈啊……”两人剧烈地喘着气,落篱双手撑着膝盖,也还不忘关照一下自家付丧神【毕竟年纪不小……我什么都没说】,“鹤球啊,哈……你还好吗?”,落篱看向鹤丸,晶莹的汗水从鹤丸挺拔的鼻尖上滑落,“哈啊……没……没事……”“……那么我们来谈正事吧。”落篱直起身,拉着鹤丸坐在了一棵树下,“那个任务,有问题。”顺手把任务单交给身边高大的付丧神。她没用轻功,不是因为带着鹤丸就飞不起来,而是怕被在地上的溯行军一众误认作刺客,被一堆政府军追杀可不是好玩的事。

鹤丸也知道任务有点问题,但是毕竟是内部文件,有问题应该不大才是。“你听我分析,”落篱严肃地开口,“第一,刀剑丢失的地点;第二,这批刀剑的数量;第三,丢失和发布任务的时间差。”鹤丸仔细地在那张纸上寻找,“的确,这几条都没有……”他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转头面向落篱,“那么……主上的意思是……溯行军里……”还未等鹤丸说完,落篱就点点头,又摇摇头,“按照政府的办事效率和精确度,这些肯定不会被遗漏,不过——”话锋一转,她的神色变得有些兴奋,“既然来了,我们就走一步算一步。啊——这样快乐的愉快的游戏,我还真想看看后续呢。鹤球啊,请务必,保护好自己哦。”她起身,抬手轻抚鹤丸柔顺的白发,付丧神顺势握住了她将要收回的手,闭上眼,把它放在眉心,再抬头金眸依然温和似水,更有忠诚和坚定,“主上的话,鹤丸铭记在心,主上,也由我来保护!”

落篱笑了,被阳光照亮的侧脸那样好看,“那么,就让我们,带给更多的人,更多的惊吓吧。”

“如您所愿。”鹤丸站起,低头在她耳边轻语。

一切,才刚刚开始。

【Eye Of The World 】鹤丸国永·日常一

“唔……这样的路线……可以了吧。”少女趴在榻榻米上,嘴里含着棒棒糖,用手支撑着头,面前是一张画好逃跑路线的地图,若有所思,“果然还是烧掉更好一点嗯。哟西,那么明天计划开始!”

---------------------------------------------------------------------------------------------------------

“白,你跟我来。”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是落篱白的父亲,岁月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过多的刻痕,相貌英气十足,也难怪当年她的母亲——雪女,会看上这样一个人类男子。“是。”落篱低着头,从地上站起,无视掉其他还在修炼的孩子们幸灾乐祸的眼神,走出房门,抬头,看着前方男子的背影,眼中狂暴乖戾的杀意一闪而过。

在这个家里,从来没有过亲情,只有对家主的争夺和对实力的狂热。

长长的回廊曲折有致,明明是古色古香的日式建筑搭上明媚的阳光,寒意却迎面袭来。

“过来吧。”前方正堂中间,男子向她招手。落篱灰白色的瞳孔闪了闪,走上前去,面前的紫檀木刀架上,是一把太刀。“跪下。”命令的语气,不容反抗。双膝接触到阴冷的木质地板,几近隐藏在木板上的纹路让落篱皱了皱眉,献祭?还是结契?

古老的咒文在男子口中咏唱,膝下的法阵放出刺眼的光,受到一种力量的引导,落篱身上继承的妖力化作一根银白色丝线,把自己跟那把太刀连在一起。仿佛受到召唤,情不自禁,她张开了嘴。

“吾名落篱白,吾愿与你结契。同历史共进退,改变历史,更新世界,……刀荣吾荣,刀辱吾辱,刀在人在,刀亡人亡。吾的诚心日月同鉴,请回应我吧,刀剑的灵魂!”落篱脸色有些苍白,细汗覆在脸上,脑海里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温和,犹如冬日暖阳。

“吾名鹤丸国永,吾愿与你结契。雪女的孩子啊,你的诚心吾已看见,从今日起,吾便是你的利刃,同历史共进退,改变历史,更新世界,与你同荣共辱,结契完成!”

“有些……虚脱……”落篱灰白色的瞳孔在刹那间有些失焦,身体向边上歪倒,本想着将要与地面“亲密接触”一番,却稳稳地靠在了一个人的怀中,视线里是一对温和似水的金眸。由于结契过度的消耗,让落篱的反射弧被无限延长,惊讶的表情在脸上停留了好一阵子,一脸“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啊啦啦,被我的突然出现吓到了吗?主上大人。”白发金瞳的男子笑了,眉眼弯弯,“我是鹤丸国永,您的刀剑,主上大人。”

“啪啪啪啪……”掌声响起,在寂静的正堂里显得那样突兀,“果然,不愧是留着雪女血液的我的孩子。这把太刀,是家主的证明,从今日起,你就是我族的内定家主。你累了,歇着罢。”男子言罢,转身离去,不在看落篱一眼。

勉强支撑着起身,惊觉外面已红霞漫天,落篱原先束起的发因为法阵的冲力而披散在肩上。“鹤球啊我们今晚逃跑。”“……主上我叫鹤丸。”“我知道。”“敢问主上,我们为何要逃?”“这地方不好……”鹤丸内心OS:……我竟无言以对。“主上的命令,鹤丸定将坚守到底。”落篱摆摆手,“细节回去再跟你仔细交代……”说着就要起身,谁想体力不支竟连站兜站不起,“嘶——这结契消耗得真多啊……”转头,“鹤球快快快,来扶扶我……诶你别直接上手抱啊!”鹤丸笑了,毫不矜持,“主上大人有时也要依靠一下我哦?这样的惊吓,也是人生一大乐趣吧。啊……对了,安辈分来说,主上叫我姥爷,好像也不过分吧?”落篱内心OS:我可能捡到了一个假的鹤球QAQ。

子时三刻。

偌大的宅院里哭声此起彼伏,本家,大火。

族人们还在苟延残喘,落篱一手拿着鹤丸国永,一手拉着高科技压缩旅行箱,畅通无阻地走出大门。

鹤丸的出现,在落篱计划之外,这样的惊吓在孤独的人生里真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呢。

你说是吗?我的鹤丸国永。

----------------------------------------------------------------------_-------------------

“主上,您真的要参加政府军?”

“嗯,因为你家主上闲着没事干。”

“主上的命令鹤丸定遵守到底。”

“好。”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