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嗔

十万八千里,不过再回到起点而已。

【雷卡】无题(是真的想不出题目)

★OOC(看见没大写的)
★脑洞产物
★本来想写七宗罪R向的然后越写越偏(清水一辈子)
★接受请✔










好饿。


雷狮出差将近一个半月,距离归来只剩两周了,但这短短的两周时间在思念的加成之下,是何等的遥遥无期。

窗台上牵牛花的藤蔓已经攀上了防盗窗的最高一层,细细的卷须蜷曲着,一如每夜在双人床上难以入眠的卡米尔。

好饿,好想他。

思念如同巨大热带树木,盘根错节,长满了一整颗心脏,动一动都是撕心裂肺的痛。

吃掉第四块彩虹蛋糕,卡米尔明白,不能再吃了。比平常吃得多的后果是日渐夸张的饥饿感和饱胀到不能再填充的胃袋。

——或许饥饿的不是胃。

那颗被思念长满的东西缺了一块,漏着风。

一个多月以来不知几次打开通讯录界面,手指在“雷狮”下面那一个绿色按键上方犹豫不决。

最后退出,把黑色的金属方块扔到床的角落,翻身倒在被褥上自暴自弃。

不行,不能让他分心。

今晚,手机铃声没有准时响起。

卡米尔做完手头的工作,从电脑屏幕上移开视线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往常雷狮的电话总能把他的思绪从处理文件中震醒,但是今天没有,从来不失时的他,今天没有守时——亦或是,他太忙忘了,更甚,厌倦?

卡米尔揉揉眉心,不再去猜测各种可能,雷狮不是一个扭捏的人,有话直说一向是他的风格,再说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遮遮掩掩。

索性当他忘了吧。

一个小时后,为雷狮设置的特别铃声终于响起,彼时卡米尔早已洗过澡收拾好东西坐在床上看书快半小时了。
雷狮低沉的声音掺杂了汽车行驶时发出的沉重嗡鸣,一时间让卡米尔恍惚以为自己在做梦。

还没睡?                              嗯。

睡不着?                              ……嗯。

想我想得睡不着?              ……

听筒里传来雷狮低低的笑声,很轻,但是听得出来他心情有多好。有车门关上的声音——估计是打车回到宾馆了。

卡米尔从床上坐起来,胃袋沉甸甸的,随着他的动作摇晃着,摇晃着。饥饿感卡在嗓眼,压在舌根,泛出阵阵苦涩。

雷狮的声音是一剂良药,却让他如饮鸩止渴。

卡米尔。                           ……

你想不想我?                   ……嗯。

清澈的声线几经电子波折仍然可以听出颤抖,黑暗里雷狮的嘴角上扬。

看来是真的想他想得打紧。

开门。

几声金属与金属的摩擦声后,入眼的赫然是雷狮被手机屏幕映亮半边脸,绛紫色眼眸里是止不住的笑意和如海水涨潮般漫延的柔情蜜意。

雷狮按掉通话,抬眸撞进卡米尔幽深的蓝眸里,他笑了一下,那个倒影也笑了一下,然后渐渐模糊了。

别哭。



所谓的思念,就是长时间的忍耐之后,一次性的放纵吧。

——FIN——

评论
热度(24)

© 无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