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e of the world】主线2-4 逃离时间 鹤丸X落篱

●所以为什么昨晚我码着睡着了
●话说打戏真的是不能写啊
●我说大佬你把我闺女往死里打啊
●算了算了我们五五开【无奈】




嘶——真是难办了呢,这次的对手。跟同样的人对战,还是落篱这辈子第一次,不得不说有点兴奋。

果然杀手这个职业相较于现代兵械落后了吗……

面前少年手中的枪口冒着青烟,好险,打中脸那可是毁容啊,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啊,雪女的脸可是很贵的啊……

手里捏着咒术,雪球凭空而来,带着强劲的力道向少年飞去,随着它一同上前的,还有雪白的神明。

刀刃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这边才刚刚开始,那边早已如火如荼。

啊——果然,毕竟二者都是太刀,谁想要占上风都是不容易的事情。忠心……吗?你我都一样啊。在心里苦笑,三日月的动作又凌厉几分。鹤丸金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戏谑,连续地攻击,似乎是拿出了自己所有的机动,如仙鹤一般在战场上翩翩起舞。

你我都一样,忠心这个东西……怕是见到他的第一眼就不存在了吧……咬紧牙关发狠一斩,鹤丸的虎口震得发麻,二者皆退后几步。

没有片刻停顿,举起刀刃再次向对方冲去。

啧。果然使用妖力会使速度弱化吗……落篱不断向少年透射一个又一个雪球,雪球里裹着小型暗器,有些正中红心,有些则被险险躲过,二者的距离越来越近。

被近身了,丧失主动权。不过,敢近身雪女,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周身的寒气,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得了的。“唔!”橘理一脚踢到落篱腰腹,条件反射地一弯腰,向着左胸飞来的子弹射到了小臂上,硬生生被金属贯穿的感觉真不好受啊。

右手飞快握成拳,向橘理打去,职业杀手的力道也不是吃素的,“呲嚓”,骨骼摩擦的声音。

落篱感觉自己被面前的少年狠狠一拽,向他怀里落去,她清楚地看到那把短刀泛着寒光。

躲不开。

皱眉,抗下贯穿腰侧的一击,血肉被撕裂的痛楚啊。反手从夜行衣的袖口弹出一把短刃,“职业选手吗……”落篱眯了眯眼,抬手就往对方左臂割去。橘理反应极快,抬腿就用膝盖把落篱推出去,相应的,匕首在他的左臂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看来把他惹怒了呢。

跌坐在地上,原本堆满废墟的地上早已结满了冰霜,落篱打算再次捏动咒术的动作被橘理的最后一枪打断,心里狠狠地咒骂了一声,血流之处,生长出血红的冰晶,似保护一般,把少女围在中间。

少年向少女走去,如果忽略二人身上的血迹和人手一把的短刃的话,还真是一个唯美的画面啊。

“橘理,你会活着出去吗?”落篱抬头,少年水晶一般的眼里带着笑意。“我会的,不过你就不一定了。”橘理捡起短刀,蹲下身,把刀狠狠扎入落篱肩膀,“下次见面,我一定会杀了你。”

他的腿被冰凌刺穿,鲜血汩汩流出,刚落地又变成冰晶生长起来。

那我还真的不想见到你了啊,橘理。看着走远的少年,落篱眼里是肃杀的寒意,忽而嘴角向上勾起,颂念法诀,“呼啸吧,冰晶。”原本生长在地上的血色冰凌纷纷挣脱束缚飞起,向后蓄力。

“白!”落篱最后听见的,就是自家付丧神焦急的声音,傻瓜,不要分心啊,你的对手,可是天下五剑之一啊。

好痛……好冷……我是不是……要死了……

强撑着睁开眼,鹤丸金色的眸子里满是焦急,身边的景色似倒带一般向后退去。

后方是低声的兽吟,落篱皱眉,如此不妙的境地啊。

抬手,咒术在心中默念,“去吧,冰雪哟!”暴风雪让异兽迷失了方向,“白!!!你……”“嘘……不要说话,这是我能做到的全部了……跑吧鹤球,尽你所能……我想睡了……”
“白!不要睡!马上就到C区了!”

雪女的孩子,缓缓闭了她那双灰白色的眼,最后的法术,算作给你的礼物吧,橘理。

夜安,这个世界。

——TBC——
写完了都想自己把自己打一顿系列
我到底在写什么啊

评论(5)
热度(2)
Top

© 无嗔 | Powered by LOFTER